678彩票_678彩票网_678彩票网下载

不一会儿殷三丰带着随从赶至了牢房不过眼前

   听得捕神平安无事,木婉清微吐了一口气,放下心来。“现在外面都是铸剑阁的人,恐怕这客栈也不安全了。”
 
    “是啊,我们现在得赶紧离开这里,此处也不宜久待。”薛浪沉重的说道。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暴雨雷霆,难以将歇。
 
    于此同时,还有一个人的心情比薛浪和木婉清还要急不可耐。叶青鳞站在屋檐之下,看着斜落而下的暴雨,心里又多了一分焦虑与不安。
 
    一个崆峒派的弟子稳步前来,叶青鳞背转过身问道:“找到熊七莫了吗?”
 
    “回禀大师兄,还没有找到熊师兄的下落。说来也怪,师弟们搜寻了这铸剑阁四周,愣是没有寻到熊师兄的踪迹。”那崆峒派弟子回禀道。
 
    “继续搜寻,务必要找到熊七莫!”叶青鳞沉喝了一声。
 
    “是!”
 
    待得那人走后,叶青鳞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了起来。自那日偷盗了冰蚕雪衣之后,熊七莫便独自一人带着那冰蚕雪衣离开了。而叶青鳞自己则给捕神下了一个圈套,引得捕
 
神落入了殷三丰的手中。
 
    细细回想起来,这一切都是叶青鳞的诡计。那崆峒派的掌门沈万垂涎殷三丰的祖传冰蚕雪衣已久,虽说两人有着一桩婚姻关系,但是殷三丰还是不愿将那冰蚕雪衣献出。所以
 
,这沈万才让叶青鳞借着捕神这个关键人物上演了一出好戏。
 
    轰隆惊雷,叶青鳞凝望着黑无边际的雨夜,思绪万千……
 
    几缕残阳照在那里却被无边的黑暗所吞噬,在残破的泥墙上泛不起一丝涟漪。那里像是一副棺材坐落在这偏僻的角落,矮矮的,充满着压抑,那里就是无人关注的牢房。
 
    捕神瘫坐在墙角一旁,两眼无神。算着日子,被殷三丰抓到这里也有三天了,也不知道薛浪与木婉清现在如何……
 
    外面的两个看守已然喝的伶仃大醉,不省人事,桌子上流淌着残羹美酒,嘀嗒作响。
 
    突然间,一枚白色的药瓶掉落了进来,不偏不离刚好滚落到捕神的脚旁。
 
    捕神快速捡起那药瓶,藏匿在了身后的稻草堆中。他深知,这是薛浪兄弟送来的金创药,用来治疗他的外伤。
 
    一夜过后,这雨势丝毫不减。
 
    雨淅淅沥沥地飘着,横的、竖的、斜的,密密麻麻,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个女人迈着小步缓缓走入祠堂,这女人肤如凝脂,领如蝤蛴,精精致致,娇艳欲滴。
 
    透过祠堂里的灯光,映入眼前的面貌,竟是与捕神当晚遇见殷天偷情的女人一模一样。
 
    殷三丰瘫坐在祠堂里烧纸闷哭,祭奠着死去的儿子殷天。“天儿啊,为父现在当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不知何时,一双玉手凑了过来,将几张纸钱放入了火盆之中。殷三丰回过头去,默了一声:“你还没有歇息啊……”
 
    “天儿走了,我这个做大娘的怎么着也得来祭奠一下……”那女人淡然说道。
 
    原来,她便是殷三丰的正妻沈钰,也就是崆峒派掌门沈万的女儿。不过这殷三丰与沈钰的夫妻关系早已经名存实亡。殷三丰本人好色,妻妾成群。殷三丰还奢望着多生几个像
 
殷天这样机灵的儿子,可是到最后才发现,并不是妻妾不行,而是他自己没用了。
 
    自己的男人没用,得不到满足的沈钰对这份夫妻关系也渐渐的感到了厌倦。转然间,她喜欢上了比自己小七岁的殷天。殷天是殷三丰早些年间与一个娼妓所生,虽说沈钰是他
 
的后娘,年龄上也只差七岁。
 
    自打沈钰与殷天偷情好上之后,她渐渐的从殷天的身上尝到了青春的活力与无尽的满足感。
 
    “天儿走了,我殷家唯一的香火也断了。捕神!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而引起的,我要让你偿命!”殷三丰恨得咬牙切齿,手中的纸钱也被捏揉得破裂。
 
    听到捕神这个名字,沈钰的眼里闪过一丝颤动。曾经的一段尘封的记忆在她的脑海之中荡漾起来。沈钰退出祠堂,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路上,捕神二字念念有词。
 
    此刻的殷三丰怒火中烧,心中满怀着对捕神的仇恨。若不是捕神的话,自己的儿子也不会惨死于他人之手。“捕神,我要你为我儿子偿命!”
 
    房梁之上,薛浪静观着祠堂里的一切动静。他深知,殷三丰这次是彻底的被惹怒了,而捕神下一刻或许就会死于他手。
 
    薛浪可不想捕神死于非命,顿时间飞步上移,朝着牢房飞去。
 
 第二十一章 尘封的故人
 
    捕神瘫躺在稻草堆上,刚刚服用了薛浪送来的创伤药,效果奇佳,浑身上下舒奇无比。
 
    不过突如其来的两声杂音打断了他的好梦。捕神正襟危坐,旦见薛浪结果了牢房里的那两个看守,径直走来。
 
    “薛浪贤弟,你怎么突然闯了进来,不是说好待我修养过后再行动吗?”捕神疑惑的问道。
 
    薛浪掏出自看守身上搜捕而来的钥匙,一边打开着牢门上的旧锁,一边说道:“哥哥,情况有变,殷三丰将他儿子的死全部归咎于你的身上了。现在他正朝这赶来,想要结果
 
了哥哥的性命呐。”
 
    捕神闻言,没想到那殷三丰这么快就要动手了。“可是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你与我在一起我只会拖累贤弟你啊……”
 
    捕神的这番意味深长的话语深深地触动了薛浪的内心。“哥哥莫要担心,倘若能与哥哥死在一起,我薛浪也值了。”说罢,薛浪搀扶着捕神向外走去。
 
    捕神行走着还是略微有些吃力,身上的创伤不间断的隐隐作痛。二人就这样缓慢的离开了牢房。
 
    不一会儿,殷三丰带着随从赶至了牢房,不过眼前的一幕却令得他颇为震惊。两名看守被人杀害,捕神也溜之大吉。“可恶,绝对不能让捕神离开铸剑阁,传我命令封锁大门
 
,严查每一个角落,务必要将捕神缉拿归来!”殷三丰冷喝道。
 
    “是!”
 
    霎时间,铸剑阁内一片大乱,所有出入的大门纷纷紧闭,几名赏金杀手带着铸剑阁的随从们展开了一系列的搜捕。
 
    薛浪刚搀扶着捕神来到了中厅,却是看到人头攒动,几名赏金杀手正往此处奔来。
 
    “贤弟,别管我了,快快逃命去吧,别让我连累了你!”捕神慢拍着薛浪的肩膀说道。
 
    薛浪回应道:“哥哥,待我去将他们引来,你趁机离开寻个安全之所,我一会再来与你会和!”薛浪微笑着,随后闪身出去。
 
    “什么人!”几名赏金杀手看到了薛浪在他们眼前飞闪而过,误以为是捕神。
 
    “兄弟们,追!”一群人朝着薛浪离去的方向飞追而去。捕神看得他们已然离去,此处终究也不安全,还是得趁早离开。
 
    不曾想,这刚绕到后厅附近,正巧遇到了前来抓捕捕神的殷三丰。
 
    “捕神,老夫正要找你,来呀给我拿下他!”殷三丰刚说完,身旁的随从们立即蜂拥而上。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