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彩票_678彩票网_678彩票网下载

薛浪一阵剧烈的咳嗽双臂与腿部的伤口做了简单

“哈哈哈,信函是送来了。不过这送信之人可并非是你的师弟。”殷三丰故意顿足,略微提高了声音。
 
    “阁主此意是……”赵无极疑惑的问道,脸色有些沉重。
 
    殷三丰坐回了椅子,右手猛拍桌子吼声道:“你的师弟早就被捕神杀死,而他则取而代之。不过他的身份暴露,已经被我囚禁在大牢之中。那信函则是从他的房间里搜出来的
 
。”
 
    赵无极听后脸色骤变,“什么,竟会发生这种事情!”
 
    “你也想不到吧。不过这捕神的确难以对付,单单是擒住他就死伤了诸多高手。”殷三丰沉声说道。“对了,你的师父病情如何?”
 
    “哦,家师身体健健好转,还在修养。既然捕神已经被擒住,也算是了却了我们心中的一大担忧。”赵无极拜道。
 
    殷三丰点了点头,的确,囚禁了捕神是一件大快人心之事。可是不知为何,他的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许的不安。
 
    十八里铺的一条街巷,盗圣薛浪缓步行走,穿梭于集市之中。
 
    身后又有十几人步步紧随,其中一个熟悉的面孔便是殷天。
 
    作为盗圣,行走江湖多年,早已察觉出有人在跟踪他。只是尚不清楚敌方来路,只能看看能不能甩开这些无头的苍蝇。
 
    迂回走了数条街,薛浪引着身后的人来到了郊外的城隍庙。
 
    这城隍庙已经废弃了多时,四周空寂无人。薛浪前脚刚要转身,那早已尾随多时的人终于现身。
 
    那十几人围成一个圈,薛浪已然被包围了。
 
    “你们这些狗,尾随爷爷我多时,现在终于肯现身了啊。”薛浪冷眼相看,丝毫不惧。
 
    “你这贼厮,在我铸剑阁徘徊良久,我已盯你多时。快说,你究竟是何人,有何居心?”殷天直指着薛浪的鼻子吼叫道。
 
    薛浪不答,心里盘算着:看来自己的行踪还是被发现了,今日必须得逃脱出去,还要给捕神哥哥带去创伤药呢。
 
    “给我上,拿下他!”殷天一声命令,那十几人随从拔出刀剑纷纷冲将上去。
 
    薛浪双掌飞舞,猛力往迎面而来的随处打去。顷刻间,两名随处手中刀剑被击落在地。随后薛浪一声力吼,左手一探,右手从左手掌底穿出,将那二人拍死。
 
    又是三名随处自后方冲来,眼看刀剑即将落下。薛浪后退半步,斜踏两步,双拳成风,悍然将三人连翻重击在地。
 
    “一群废物!通通闪开,贼厮吃我一击!”殷天踏步上前,直奔薛浪。
 
    旦见那殷天手成鹰爪,狠抓而来。薛浪双臂一振,凛然要将殷天手臂弹开。
 
    不过这殷天的鹰爪功浑然将薛浪的双臂勾住了,并且猛地一压,一股刺痛感席卷全身。
 
    “啊……”薛浪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殷天鹰爪刺入自己胳膊的血肉之中,鲜血迸发。
 
    薛浪大怒之下,右膝一举,狠狠地撞击在殷天的小腹之上。
 
    那殷天吃了这薛浪一击,浑然作痛,臂力一送,鹰爪收起。薛浪挣脱了殷天的束缚之后,呼的一拳飞出,正中他的胸膛。
 
    殷天倒退数步,胸口一阵隐痛,嘴角咳出血来。不过那薛浪也不好受,手臂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你这贼厮,倒是颇有一些手段。”殷天捂着胸口传来的剧痛,对着薛浪冷喝了一声。
 
    “你这王八羔,看你穿着不凡,样貌打扮应该是殷三丰的儿子或是聘请而来的赏金杀手吧?”薛浪回应了一声。
 
    殷天听得这话,自然晓得眼前这人应当窥探铸剑阁良久,恐怕与捕神脱不得关系。
 
    薛浪也是深觉殷天武功不凡,如果长时间久斗下去,定然会缚手被擒,更何况对面人多势众,自己孤立无援。
 
    就在这般思量之下,那殷天凛然再次发动了进攻。旦见那殷天鹰爪功再现,两人手上拆招。殷天力贯双臂,势夹劲风,对着薛浪一番狠抓。
 
    薛浪向上急提,左手挥掌直击那殷天的右额。殷天见状之快,竟然是躲闪不及。殷天狠抓了薛浪的右腿当下手抓下来一块血肉连带裤脚。
 
    而薛浪则是强忍着疼痛同时一刻猛拍殷天的右额,霎时间殷天耳朵迸出一道细长洒落的血流,随后仰躺在地闭目昏死过去。
 
    身旁几名随从瞧得自家主子命丧他手,纷纷挥刀上前。薛浪也不顾那殷天的生死,遂然自怀里掏出一枚烟雾弹暗器。顷刻间,一阵大雾状迷烟扩散开来,完全遮挡住了随处们
 
的视线。
 
    闷呛的迷雾惹得众人眼泪纵横,奇怪的异味犹然难闻。待得迷雾消散而去,那薛浪早已没有了踪迹。
 
    殷三丰手执一卷书,悠然自得的翻看着。对于他来说,一切事务早已尽数掌控在手中。
 
    “阁,阁主大事不好了……”仆从拖长着音节,显得有些慌乱不已。
 
    原本美好的心情全然被打断了,“何事,为何如此慌张?”殷三丰斥责道。
 
    那仆人惊吓的脸色有些发窘,吞吞呜呜的说道:“阁主,大少爷他,他……”
 
    听得仆从唤着殷天的名字,殷三丰便料到是自己的儿子殷天出事了。“天儿,天儿他怎么了?”殷三丰手中的书册柔然间混揉成团。
 
    说话间,又有几名随从抬着一副担架前来,上面浑躺着一个人,只不过被白布遮盖住了,看不清面容。
 
    殷三丰颤抖着身躯,每走一步都自觉双腿无力。直到靠近那副担架,他纵然瘫倒在地,脸上表情尤为复杂。
 
    跪伏在地的殷三丰有些吃力的举起那双颤抖的双手,缓缓的揭下了那块白布。映入眼帘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儿子殷天。只不过此时的他已然失去了生命体征,嘴唇干白,
 
双目紧闭,耳旁间还有些许的血渍清晰可见。
 
    那殷三丰哭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宛若一把钢刀插进了他的心骨,无情的刺痛深入……
 
    “是谁干的?”殷三丰怒望着那几名随从,语气狠劲十足,迫切想要知道是谁杀害了自己的孩儿。
 
    最前方的那名瘦弱仆从颤声回应道:“阁……阁主,我们也不知。只是探子发现了那贼厮窥探铸剑阁已久。大少爷判定他与捕神定然有着些许的联系,方才带着我们……”
 
    还未等仆从说完,殷三丰怒举右掌,遂然将那名随从拍死在地。“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我养你们又有何用?传令下去,散布消息子,严查近日来十八里铺出现的可疑生人,
 
尤其是客栈、酒楼与驿站……”
 
    “是!”仆从们识趣的退下了,纷纷下去传达命令,他们可不想落得个被殷三丰拍死的下场……
 
    薛浪一瘸一拐的奔走在小路上,腿部的伤口清晰可见那阴森的白骨。与那殷天的一番交手,薛浪也着实受伤不轻。此刻,薛浪只想快速赶至悦来客栈,保护木婉清的安全。这
 
是捕神交代给他的任务,也是薛浪拼死也要完成的铁血使命。
 
 第二十章 捕风捉影
 
    滂沱大雨开始在城中肆虐起来。雨柱漫天飞舞,像成千上万支利箭飞速射向地面,势不可挡,威力无穷。
 
    风夹着雨星,像在地上寻找什么似的,东一头,西一头地乱撞着。霎时间,上百名刀客身裹蓑衣斗笠,奔驰在大街小巷之中。
 
    “分头搜捕,严查各大客栈,酒楼之中的可疑生人!”
 
    顿时,几批人马分头窜去。原本驻歇的客栈,酒楼也变得躁动起来。
 
    悦来客栈。
 
    十几名刀客也不顾掌柜的阻拦,抄起刀剑便上楼进行了一番严查。
 
    猛地踹开了一间客房,两名刀客赫然看见一对男女正在房间里寻欢作乐,倒是有些打扰了他们的雅兴。
 
    瞧得寻人未果,两名刀客又朝其他客房跑去。房间里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木婉清。
 
    木婉清轻手掩上了房门,一直悬挂的心终于暂时平定了下来。
 
    “他们走了吗?”床上的男人攀爬起来,声音还有些衰弱。
 
    “是的,他们走了。薛大哥,你的伤势……”木婉清回到床前,慢慢的扶起来重伤在床的薛浪。
 
    薛浪一阵剧烈的咳嗽,双臂与腿部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包扎处理,依旧疼痛不已。“我的伤势并无大碍。倒是木姑娘临危不乱,演了这出戏瞒过了那些刀客。”
 
    木婉清则是尴尬的一笑,原来在山林之中也没有经历过什么。不过自从认识了捕神之后,她才知道外面世界的险恶之处,行走江湖之中就得懂得防身自保之道。
 
    先前薛浪来到了悦来客栈,说是捕神派他前来保护自己的安全,木婉清很是放心。不过瞧得薛浪身上的伤势,她便知道这一路并不顺利。
 
    “薛大哥,我风大哥现在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危险?”木婉清很是担心捕神的安危,迫切想要知道捕神现在的状况。
 
    薛浪迟疑了一下,故作镇定的说道:“我哥哥现在情况安好,此番正是他特意吩咐我前来照看木姑娘。”薛浪谨记捕神所说的话,不敢告知木婉清那捕神现在的遭遇。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