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彩票_678彩票网_678彩票网下载

似像长辈在训晚辈一样可在他的面前她却兴不起

 “不大,你想啊,往后你们生了孩子,就算三个人睡一张床,也足够了啊。”唐悦笑眯眯的说着。
 
    她正准备和唐正德说着,唐正德已经主动道:“小悦,你放心,我们家里的床,也做这么大的。”
 
    “谢谢爸。”唐悦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了,自从家里挣钱了之后,唐正德在花钱这上面,特别是给家里花钱,那是特别的舍得。
 
    她要更加努力的让唐正德把生意做的更大,她就可以安心当个富二代了。
 
    唔,她要朝着这方面奋斗。
 
    第二天清早,唐悦接了莫晓琳送来的菜,就开始忙碌了起来,做菜的时候,想到小叔说他一下就能分辨出是她做的菜的时候,她的心底,更是甜甜的,做菜的时候,都似乎觉得幸福极了。
 
    医院里,到了十一点。
 
    秦怀安陪着莫司宇一下坐着,他还以为莫司宇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可谁知道,他除了配合医生的治疗,然后做做复健之外,就是坐在床上看报纸。
 
    秦怀安:……
 
    莫队,江市的事情,可是十万火急的。
 
    “小眼。”
 
    “莫队,我们现在走吗?”秦怀安期待的看向莫司宇。
 
    莫司宇睨了他一眼道:“快中午了,我妈等会就过来,你跟我妈回家吃饭。”
 
 第146章 训(四更)
 
    “不用了,莫队,我随便吃点就行,你想吃什么,我一并给你带上来。”秦怀安拒绝的说着。
 
    “秦同志,你从江市过来,怎么能让你随便吃点呢?”莫晓琳推门而进,这一天也就只有中午一点时间能见到小悦,她还指望着儿子动作迅速点,早点把这个儿媳妇给定下来呢。
 
    莫晓琳怎么舍得让这么好相处的机会,让秦怀安打搅呢。
 
    “莫阿姨。”秦怀安被热情的莫晓琳弄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好跟着莫晓琳回去了。
 
    到了莫家,秦怀安发现,不止是莫晓琳,还有另一位妇人,莫晓琳介绍着道:“这是胡同口小卖部的王姐,你叫她王姨就行。”
 
    王姐可是一个话唠,看着仪表堂堂的秦怀安,顿时开始扒啦着秦怀安,多大了,有没有对象啊之类的。
 
    莫晓琳则是做了五六道好菜,让秦怀安觉得太过破费了,他们只有三个人,这些菜,根本吃不完啊。
 
    等到吃饭的时候,秦怀安问:“莫阿姨,不用给莫队送饭过去吃吗?”
 
    眼看着大家都坐下来吃饭了,他也没瞧见莫阿姨有送饭过去吃的意思,不由的询问了起来。
 
    “秦同志你放心,司宇饿不着的。”莫晓琳笑呵呵的说着。
 
    秦怀安想了半天,也没能想明白。
 
    *
 
    “小悦,今儿个,你自己去送饭,我就到店里吃。”唐明礼捧着唐悦送过来的饭菜,拿着他的那一份,就吃了起来。
 
    唐悦刚准备坐下来,顿时就问:“小叔,你为什么不去送啊?”
 
    “不去。”唐明礼大口的吃着饭,一想着昨天莫司宇的质问,他就觉得脸红。
 
    “小叔,你不是不同意我多见他的嘛?”唐悦急了。
 
    她也怕见到莫司宇啊,那天意外的吻,虽然没吻着脸上或者重点的位置,但那样亲密的接触着,她根本没好意思面对莫司宇呢。
 
    “那个秦怀安不是去了,我听说他还没走。”唐明礼安慰道:“放心,就算你去的话,也不是你们孤男寡女两个人。”
 
    唐悦:……
 
    最终,唐悦认命的提着饭菜还有汤送到医院了,想着秦怀安还没走,她的胆子,顿时大了不少。
 
    她站在门口,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才抬手敲门。
 
    “进来。”冷淡的声音,和平日里听到的,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唐悦推门而进,病房里,只有莫司宇一个人,别说秦怀安了,就说隔壁床的小孩子,也不在。
 
    似乎每到中午的时候,隔壁床小孩子,都被父母带着在楼下晃悠。
 
    唐悦心中一个咯噔,她提着饭菜,磨噌着走进去,目光四处张望着,才问:“莫小叔,你没有见到秦先生吗?”
 
    “你找他有事?”莫司宇漆黑如墨的眸子看向她,那深邃的眼眸,似有着巨大引力的漩涡。
 
    唐悦定了定心神,摇头道:“不是,他昨天说来看你,我以为,还在呢。”
 
    唐悦岔开话题,将话绕到了饭菜上,她将饭打开,递到了莫司宇的面前,低垂着头的他,一直不敢和莫司宇对视。
 
    莫司宇也不说话,唐悦说什么,他也顶多‘嗯’一句,表示应答了。
 
    病房里,寂静的很,只剩下莫司宇吃饭发出轻微的响动。
 
    莫司宇吃饭十分的快,但动作却一点都不显的粗鲁,反而是赏心悦目的。
 
    不一会,莫司宇碗里的饭,就吃的一干二净,不仅饭吃的一干二净,就是菜和汤,也是吃光光了。
 
    唐悦心中嘀咕着,莫小叔难道还觉得少了吗?
 
    每次她看着他们吃光了,第二天的时候,总会特意多加一点点饭。
 
    “你昨天去江市进货了?”
 
    寂静的病房中,莫司宇的声音忽然响起。
 
    唐悦不明所以的点头。
 
    “暑假也过了一大半了,你马上就是高二的学生了,不学习,反而是跟着你小叔去进货?”莫司宇的声音源源不断的传到她的耳朵里。
 
    唐悦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你一个学生,就应该做好学生该做的。”莫司宇的话,不疾不徐的。
 
    唐悦不由的坐直了身子,明明他的话,似像长辈在训晚辈一样,可在他的面前,她却兴不起半点反驳的话语,她低垂着头,隐约能感觉到莫司宇是在担心着她,然,又觉得是她的错觉。
 
    她还没品出味来呢,莫司宇的声音再次响起:“就你那小个子,被那些货一压,往后是不想再长高了?”
 
    “我也不矮啊。”唐悦下意识的站直了身子。
 
    莫司宇起身。
 
    唐悦连忙上前想要扶着。
 
    莫司宇拿着拐棍撑着,站的笔直的,低垂着头,俯视着她,没说一句话,但那意思却十分的明显。
 
    唐悦挺直了身子,勉强能到他肩膀处,想要看他的脸,还要微仰着头。
 
    “往后,不许去进货,不许搬重东西。”莫司宇霸道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
 
    唐悦嘀咕着道:“就算不去进货,我也就只能长这么高啊。”
 
    她现在的个子,比张华莲高上一点,她顶多不能蹿一点点。
 
    莫司宇没说话,一个眼神扫了过去。
 
    唐悦扁了扁嘴道:“好吧,开学后,我在天天去跑步,总能长一点吧……”她的声音里,充满着太多不确定。
 
    莫司宇乌漆的眼底,透着一丝满意,他道:“明天起,不用送饭了。”
 
    “为什么?”唐悦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他的腿道:“你的腿伤应该还不能出院吧?”
 
    “你在担心我?”莫司宇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眸光,柔了几分。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