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彩票_678彩票网_678彩票网下载

他将已经被摇的迷糊睡着的顾狗蛋放在了行李上

他本是济城中一家小的不能再小的面食铺子中的老板。
 
    说是面食铺子,也只不过是一个一尺见方的窗口,还是从他们家的后厢房外开的。
 
    那里正好对着的死胡同内,再安放上几张随时可以搬回家的小桌小椅子,就成为了这一片街坊邻居以及游脚商人们口口相传的,物美价廉又美味可口的面馆。
 
    原主因为脾气颇好,又是蔫老实的性格,从来都是在后厨中做着揉面和面,炒菜做饭的营生,而他那泼辣果敢的婆娘,则是负责前面客人的招待。
 
    你别说,因为原主的这一把好手艺,再加上价格的确公道,在乱世之中一碗满满当当的素面条也只不过要上三个大子,着实让他们的这家小面馆的生意,红火的不行。
 
    不但能够养活他这一大家子的老老小小,有时候还能剩点余钱,去接济一下自家婆娘那穷的快要揭不开锅的娘家。
 
    如果日子就是这般平平顺顺的过着,像委托者这般的人物,是绝对不会触发到笑忘书的关注的。
 
    实在是这个世界的原主有点过于凄惨,虽然他是一个极其老实甚至有点胆小窝囊的男人,但是在遭遇到极其大的人间惨剧的时候,也会迸发出惊动了天地的不甘,愤怒,以及无处发泄的悲伤。
 
    而就是这般激烈的情感迸发,最终让笑忘书在这个世界中,听到了属于他的心声与渴望。
 
    活着,让他们一家人都要安安全全的活着,活到让他找到了一个没有战火的侵袭,没有战乱的纷争,能够让家人继续过上以前的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的地方。
 
    任务听起来挺简单的不是?可是顾铮在看到了属于原主的记忆之后,也只剩牙疼了。
 
    他穿越过来的时间,不知道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原主过于的窝囊,还是他在以往的世界中,已经将好运气都用光了。
 
    顾铮竟然是在悲剧发生的前一刻时,才穿了过来。
 
 158 这委托累啊
 
    还好他在第二世界中,学习到了一手好的控马的绝活,否则这位委托者的第一个心愿,他一上来,就实现不了了。
 
    那就是救出,为了给他和儿子逃跑而争取时间,惨死在鞑子马蹄之下的妻子,那个他心灵寄托一般的女人。
 
    在委托者所在的世界,正处于大月国末年,朝廷是积重难返,国家是连年受灾,内忧外患之下,是烽烟四起,农民起义是比比皆是。
 
    但是这都不是生活在济城的委托者所要担心的,因为他所居住的这个鲁地内陆的大城镇,难得的没有受到大灾,也没被逃难的灾民所糟蹋,依然过着安安静静的属于自己的小日子。
 
    但是就好像是老天爷也看不下去这里人们的宁静,在北方的鞑子绕过坚壁高城的都城之后,就开始一路的朝着南方的各个城镇,劫掠过来,并且没有停下的趋势。
 
    这一次,青鞑子没有再返回他们那黑土地中的意思了,休养生息了多年的他们,已经将尖刀磨得霍霍,直至中原。
 
    国家性的战争爆发了。
 
    一路高歌猛进的鞑子,以摧枯拉朽之势打将了下来,每到一个城市,都很自然的遇到了极其不配合的普通民众。
 
    这种受过了上千年的传统汉人文化熏陶的老百姓们,压根就接受不了青鞑子的那一套的管理方法,而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激烈的反抗之后,不耐烦的青鞑子们,索性高举起了他们磨刀霍霍的利刃。
 
    因为他们实在是怕,怕那些人口基数是他们数倍的百姓们不服管教,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还没在这个富饶的国度中站稳脚跟,就要被再一次的赶出去。
 
    那么,对付这些人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杀!
 
    把他们杀的人数稀少了,就不怕了!
 
    不知道从哪个城镇开始,鞑子们就开始了他们屠城的脚步。
 
    方圆百里是鸡犬不留,动辄都是上万人的屠杀,让一个城镇是十室九空。
 
    那些侥幸逃出来的百姓,则是拼命的一路奔着南方跑来,带来了鞑子们的残忍,也带来了属于前路人的惨状。
 
    这让普通的百姓们,在面对鞑子的入侵的时候,就形成了更加可怕的恶性循环。
 
    但凡是看到了鞑子的军队之后,百姓们就自发性的分成了两拨。
 
    一拨人是毫不犹豫的逃跑,但是那些离开了高城阻挡的人们,很容易就成为了屠宰的目标。
 
    而另一拨人也没好到哪里去,那些帮助守城的将士士兵们顽强抵抗到最后一刻的百姓们,连存活下来的希望都没有,反倒更是被恼羞成怒的鞑子们,给杀了个精光。
 
    既然都是一个死,那索性还是选择活的相对长的那一种方式。
 
    所以,在一觉醒来,发现鞑子已经快要逼近济城的时候,原主的家人就开始行动了。
 
    家中行动不便的老人先行,而负责断后的原主,则开始如同小蚂蚁一般的一趟又一趟的往城门口,运输着自己的家当。
 
    这就是小门小户的抠搜顾家,舍不得丢弃一点东西,到最后就被率先冲进城内的小股探查部队,给碰了个正着,从而一个照面,就丢了妻子的性命。
 
    但是自己婆娘的牺牲并不是白费的,那个悍不畏死的女人,让原主顺利的抱着儿子屁滚尿流的拐进了小胡同中,利用地势之便就逃到了城外。
 
    慌不择路的,与原主的父母汇了合。
 
    可惜,这个家中一直都是自家婆娘和儿媳当家,骤然失去了主心骨的一家人,是心慌意乱的只知道随着大部队惶惶前行。
 
    自此之后,这一家人再也没有了安宁喜乐,反倒是越加的潦倒困苦了起来。
 
    因为原主的蔫老实,在凶悍的难民中,在后期饥饿难耐的逃荒路上,终究是没有能力让一家人吃上饱饭。
 
    而困顿不堪的生活,也让两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才过了不久就一病不起,从而离开了这个家中。
 
    剩下一个饿得两眼发绿嗷嗷待哺的儿子,与他相依为命,一脚深一脚浅的往所谓的南方不停的前行着。
 
    可惜等待在他们南行路上的,不是安居乐业的大月国的疆土,而是被提前而至的鞑子的大部队,给屠城三日的哀鸿遍野。
 
    这股倒霉的逃难小分队,因为南行的速度太慢,就这样被堵了一个正着,在鞑子狞笑声和马匹的嘶鸣中,就成为了后来的刀下亡魂。
 
    最后一个顾铮能够接收到的镜头,就是原主紧紧的抱着已经瘦弱到皮包骨头的顾狗娃,被青鞑子的长挑刀给一刀劈下的场景。
 
    而接下来的眼前一黑,不用想也知道原主已经面临了什么。
 
    “哎”
 
    仰望天空的顾铮,眨了眨有点微涩的眼睛,有点不忍的就摸了摸趴在他怀中的顾狗娃,现在那柔软的属于小孩子的毛发。
 
    在这个世界中,他也算是有家有业,有老婆有娃的人了,更多的责任肩负在他的身上,这一趟的任务不容易啊。
 
    历时时间长,还一个都不能少,这任务是越来越难做了。
 
    想要活命怎么就这么难!
 
    当顾铮打算继续叹上第二口气的时候,因为顾铮说身体不舒服,而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的家人,就都边走边围了上来。
 
    “我的儿子啊,这是咋地了,还是头疼啊?”
 
    “狗娃他爹,你没事,别吓我啊!”
 
    虽然顾铮是一个屁本事没有的人,但是在逃难的路上,一个家中是不是有一个顶事的爷们,还是十分的重要的。
 
    看着他周围围绕着的这些牵挂关心的眼神,顾铮的心中不由的一暖,正准备朝着忧心忡忡的众人开口安慰一番呢,就发现他自家的爹娘突然就停下了继续前行的脚步。
 
    他们反倒是一前一后,一个掀衣服,一个摸后腰的,颇有默契的从顾铮爹的身上揭下来了什么,啪叽啪叽两下,一左一右的就给顾铮的两侧太阳上糊上了。
 
    “这?这是?”
 
    现如今的顾铮也顾不上在板车上挺尸了,他将已经被摇的迷糊睡着的顾狗蛋放在了行李上,自己翻身坐起,朝着脑门两边被糊上的不明物摸了过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159 密林深处有水源(月票双倍就要没了)
 
    “别动!”重新牵起了马匹的顾老爹一声高吼,吓得顾铮一个哆嗦,就阻止了他打算将它们撕下来的后续动作。
 
    “儿啊,千万别动啊,你不是头疼吗?这可是济城本草堂卖的狗皮膏,你爹我腰疼的毛病可全靠它养着呢,贴上两贴,准保不出半刻种就不疼了!”
 
    不是!你一个治疗跌打损伤的狗皮膏药往人脑门上贴,打算治疗脑仁儿疼,这合适吗?
 
    可是看着自己这两位还没说过几句话的便宜爹娘,那殷殷关切的眼神,顾铮吐槽的话语只在嘴边转了一个圈,他又给咽下去了,再说出口的话语就是:“哎!谢谢爹,果然好用,贴上就一点都不疼了!”
 
    “媳妇,你稍微停一停,我下来咱们一起推着走,省的你怪累的!”还没等张凤仪说话呢,顾铮就从大板车上跳了下来,上去扶住了另外一边的把手:“这逃难的一路还不知道要走多长,我知道媳妇你能干,但是咱们也要劳逸结合不是?”
 
    “等咱爹咱娘走累了,还要轮着上车歇歇脚的。啊!”
 
    看着贴着滑稽的圆膏药,顶着一头的药臭味,却依然是笑的一脸憨样的相公,和人吵架三个钟头都不带重样的张凤仪,难得的抿了抿嘴,有些感动的就将一边的车扶手递给了顾铮。
 
    一家人就这样默默的走着,在这嘈杂的通往南方城镇的逃难路上,在这拥挤混乱的难民流中,虽然艰难,但是却莫名的踏实有序。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