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彩票_678彩票网_678彩票网下载

,下意识的就乖乖的爬上了车,在快要没顶的行

 
    “看把你给能的!”
 
    张凤仪此时并没有觉出自家的男人与往常有什么不同,她也不觉得刚才鞑子的马翻了,是顾铮的功劳。
 
    难得相公男人了一回,知道保护妻儿往前冲了,此时的张凤仪虽然是骂着,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她甜的都发腻了的笑容。
 
    可是还没等张凤仪笑够两秒钟呢,她就将自己的嘴张成了这辈子最大的口型。
 
    只见这个略有点憨肥的男人,朝着她胸有成竹的一笑,反倒是径直的就跑到了那一人一马具在挣扎的现场。
 
    随后让她更加吃惊的事情又发生了,她们家的男人,竟然蹲下身来,毫不客气的开始薅那个鞑子身上的东西。
 
    先是那把被青鞑子紧紧的攥在手中的微微弯的虎牙刀给夺了过来,因为对方的激烈反抗,还被顾铮用一旁捡来的一根颇为粗壮的木棍,给朝着手腕的关节给狠狠的砸了好几下,看的她张凤仪都跟着一阵的肉痛。
 
    在卸掉了对方的武器之后,她们家的男人并没有停下继续劫掠的脚步,反倒是将刀往自己的后腰上一別,开始对这个悲催的鞑子身上的其他部位,开始上下其手。
 
    下肢被压在马下的鞑子,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如同一只被扒光了毛的肥母鸡一般,赤赤条条的坦露在了这个兵荒马乱的还算宽敞的小巷口内。
 
    而随着顾铮的又一声的呼哨声打起,那个一直在地上四肢朝上奋力的挺尸的马儿,却像是活过来一般的,一个懒驴打滚,就从地上翻了起来。
 
    而那个白斩鸡的鞑子,终于是释放了他身上的重压,刚准备挣扎起身,或是呼救,或是反击呢,就被当头迎来的一个棍子,给再一次的掀翻在地。
 
    “你先给我睡会!这可是你自找的!”
 
    将手中的木棒朝着地上随手一扔,顾铮就朝着地上晕厥过去的青鞑子嫌弃的吐了一口唾沫,转而就不再去注意这个已经丧失了战斗力的敌人,而是有些欣喜的拍了拍已经蹭到了他身边的马儿的脖子,给对方一个赞赏的抚摸:“好孩子,真听话!等过了这个乱糟糟的日子,我给你吃胡萝卜!”
 
    而后顾铮就朝着身后早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的一大一小挥挥手,提醒道:“想什么呢?赶紧过来啊?这先头部队刚刚冲过来,后边坠着的大部队想要赶到这个地方,还没那么快呢!”
 
    “不趁着这个时候逃跑,你还在等着你相公大杀四方呢啊?还不赶紧带着娃过来!?”
 
    被顾铮这么一张罗,立刻就清醒过来的张凤仪,顺手就将手中的娃,颠了个舒服的姿势,底下的大脚板,如同生了风一般的,就朝着顾铮这边冲了过来。
 
    “他爹!从今往后我再也不叫你顾小鼠了,也不叫你顾大窝囊了!你在危机时刻还是个能顶起事儿的爷们!纯的!”
 
    嘿!这人到底有多少这样窝囊的外号啊!他以前的生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156 汇合(小太子盟主加更完)
 
    这边的顾铮正牵着手中的马,打算等这陌生的娘俩走过来的时候,操纵着马身往下低一低,能够让他们顺利的上马呢,没成想,待张凤仪跑到之后,往他的身前一杵,就把顾狗蛋给塞到了他的怀中,然后是扭头就跑!
 
    “哎,那个谁!?”
 
    难道他猜错了,这个女人不是原主的婆娘?
 
    事态紧急还没来及接受原主记忆的顾铮就有点方。
 
    可是等到他和自己胳肢窝中的与他一个模板刻出来的顾狗蛋,一起呆愣的望向张凤仪的方向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是多想了。
 
    只见这个粗狂的婆娘,抄起地上一根从正中央折断的杯口粗的烧火棍,在空中一边轮着上边的浮土,一边又朝这边奔跑了过来。
 
    边跑着还不忘记朝着顾铮这爷俩吼着:“傻了啊?赶紧跑啊!我就是去捡个武器。这个棍子是俺用惯了的,这折的不算严重,逃难的时候还能接着使啊!”
 
    “哦哦哦!”瞬间反应过来的顾铮,先把顾狗娃给扶上了马背,然后再打算扶张凤仪一把的时候,却被对方嫌弃的打了一下手背:“不用你,把儿子看好就行。”
 
    而等顾铮灿灿的收回被打的生疼的手背的时候,那位彪悍的媳妇,已经连拉带爬的,翻到了马背之上。
 
    这时候委托人的亲人们应该都算是顺利的归位了吧?
 
    想到这里,顾铮就心无杂念的将马缰一牵,打算也跟着翻身上马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脚腕处,传来了一股大力的拉拽。
 
    这个突如其来的拉拽,差一点让他溜下马来,使他这个曾经的骑术好手,在媳妇和儿子面前闹了个很没面子。
 
    “顾大老实,小心啊!”
 
    张凤仪的提醒让顾铮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入眼而至的则是一只骨骼粗大,一看就是常年练武,骑术,精通之人的手。
 
    这是那个被顾铮掀翻在地,先扒光然后再掀翻的鞑子的手。
 
    在顾铮的强力击打之下,能够这么快的清醒过来,可见此人的身体素质强悍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你!死!定!了!”
 
    就算是赤赤条条,就算是被踩到了泥地中,抓住顾铮脚腕的人,也依然表现出了大无畏的悍勇。
 
    哎呦,还敢威胁小爷?
 
    吃硬不吃软的顾铮,最烦别人跟他叫板了。
 
    此时的他一言不发,只是朝着马背的方向伸过去了一只张开的手掌,而颇有默契心领神会的张凤仪,则把她手中的那根宝贵的烧火棍给递了过来。
 
    ‘嘭!’
 
    这一棍子是照着鞑子的后脑勺,结实的砸过去的,就在击打中的那一瞬间,顾铮就觉得原本如同铁钳子一般抓着他的脚腕的手,瞬间就松了开来。
 
    这个倒霉的,出师未捷的鞑子,第三次被掀翻在了顾铮的手中。
 
    “小样!不跟你计较还来劲不是?”小声嘟囔的顾铮,此时反倒是不愿意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鞑子了。
 
    他用他那自带钩子的眼睛,十分眼尖的扫了一下对方的全身,然后就将手伸到了那个面朝地一动不动的鞑子耳边,‘嗖嗖’两下,就把对方挂在左右两只耳朵上的黄灿灿的大金圆环子给拽了下来,连同烧火棍一起递到了马背上的张凤仪的手中,紧接着一个潇洒的翻身上马,如同一个英雄豪杰一般的大吼了一声:“驾!”
 
    这般的情景,如果是一个年少思慕的少女,那么此时的顾铮,早已经成为了她的盖世英雄,倾心相许。
 
    可惜,顾铮前面载着的是张凤仪,以及在她手底下长大的顾狗蛋,这两个人的反应是如出一致的。
 
    张凤仪:“瞎吼啥啊,就不怕把后来的鞑子给招过来啊?”而一旁的顾狗蛋也在前面应和着:“爹,声音太大了!耳朵疼!”
 
    喂!你们够了啊,雄心壮志瞬间被泼灭了三分,蔫下来的顾铮,只能赧赧的问前面的张凤仪道:“咱们往哪边跑?”
 
    “直着跑再往右拐,不停歇的就能到城门口了,我说娃他爹,你到底还是吓惨了,你连曾经闭着眼睛都能跑三个来回的济城里的路,你都不认得了?”
 
    后方的顾铮尴尬的抽了抽嘴角,这不是还没接受记忆呢吗,可是现在的他也只能憨憨浑浑的回到:“这是吓糊涂了不是,吓得!”
 
    “嗨,我还当你在危急时刻转性了呢,感情这胆子还是针鼻儿那么大。”
 
    听着前方人的吐槽,顾铮就在这般毫无家庭地位且生无可恋的状态之下,三人一马,飞奔到了城门。
 
    原想着这个混乱的城市中,大家都在忙着逃命,城门口这种高危的地段里,应该没有什么人敢在这里等待。
 
    谁成想,待到顾铮一行人跑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的城门口却像是菜市场一般的热闹。
 
    被冲散的人群,失去了亲人的挂单者,相约在城门聚集的亲人们,都堆在了这个本应该有驻守的士兵的城墙门外。
 
    每一个人都好像悍不畏死一般的,焦急的翘首以待,自己亲人的消息。
 
    “爹!娘!你们在哪里?”
 
    顾铮这一行人的出现,先是让城外的人堆惊慌了一阵,在发现了马上人的模样和穿着打扮之后,众人们又纷纷的恢复了平静。
 
    而冲出了青石城门的顾铮,才明白了这群老百姓们,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在这里停留和聚集了。
 
    实在是出了城门之后,就是一片地势越来越高的山坡和密林,就算是青鞑子的人追了过来,只要是这群长期混迹在城内外的居民们,往密林中这么一钻,利用地势的便利,也能逃散个七七八八。
 
    这就是典型的有恃无恐啊。
 
    一马平川的马背上的鞑子,敢在这个密林之中纵马驰骋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不需要绊马索,也能摔个生活不能自理。
 
    因为顾铮这一家三口目标太过于明显,顾铮的爹娘,自然很容易就在茫茫人海中找寻到他们的身影。
 
    这不,中气十足的顾铮爹的声音就在人群中响起来了吗?
 
    “顾铮!顾老蔫!我的儿啊,我们在这里呢!”
 
    看样子老两口的身体还挺不错,瞬间就找到了目标的顾铮,直接翻下马来,就开始牵引着马匹,在人群中朝着两位老人的方向挪去。
 
 157 委托者的愿望(飞行黑殺盟主加更一)
 
    现在的他们可以汇合到一处,跟随着那些在城门外聚拢又分开,如同蜿蜒一队的归家的蚂蚁一般的人群,朝着更加南面的方向逃难去了。
 
    待到顾铮挤到了目的地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两位老人,也是这具身体的亲生父母的身体康健程度。
 
    这身子骨也太硬朗了吧。
 
    只见一个足有一米半见方的大板车上,满满当当的被码放上了各种的行李。
 
    而顾家的这两位老人,在见到了顾铮和张凤仪之后,还带着一脸的肉痛叹息到:“咋大月朝的军队就这么不顶事呢?跑的比兔子还快。”
 
    “让俺们这些老百姓们连个收拾行李的功夫都没有,家里还有那么的东西没带上呢。”
 
    随着两位老人的埋怨,顾铮下意识的就看向了这个绝对会拖他们后腿的行李车,心中默默的吐槽,这是逃难,又不是搬家。
 
    可是压根就不清楚原主是个什么样的家庭地位的顾铮,也不敢多言,他现在只想找一个相对安静又安全的环境,把这具身体的记忆赶紧接受一下,以防止穿帮过后,在这个看起来就不算发达的世界中,被人给当成恶鬼附身,然后给弄死了。
 
    想到这里的顾铮也不废话,而是在张凤仪抱着娃蹭下马来之后,就一言不发,开始有些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咋啦,孩子他爹你这是咋了?”
 
    “我的儿啊,你是咋地了?”
 
    见到顾铮此时的情况,这一家人纷纷的围了过来,焦急而紧张的询问道。
 
    “啊……啊,头疼的厉害!”
 
    顾铮在演戏这方面绝对是民间奥斯卡的影帝获得者,他在众人担心的眼神中,就将眼睛往那个堆满行李的大板车上一扫,继续到:“咱们先去林子里躲一阵,能让我先躺躺不?头好疼……等我缓过劲来咱们再走行不。”
 
    看到此时的顾铮,说话还算是清晰,众人就松了一口,而一旁的张凤仪则是一拍胸脯子,回道:“嗨,多大点事儿啊,你不就是要躺在车上靠着休息会吗?哪里还用为了这个而停下来躲一阵啊。”
 
    “咱们可以边逃命,边休息的啊。”
 
    闹呢!
 
    这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的,那么一大车的行李,还不是要指望着这个原主来推?
 
    没等顾铮开口反驳呢,张凤仪就将手中的烧火棍往大板车的侧边架子上一搭,朝着顾铮的背后一推,催促到:“你不舒服就赶紧抱着娃去车上躺着,俺让咱爹娘先牵着马走两步。”
 
    “多大点事啊,还用歇,不知道逃难的时候,时间是最宝贵的啊!”
 
    差点被张凤仪推了一个跟头的顾铮,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怀中多出来的一只狗蛋,下意识的就乖乖的爬上了车,在快要没顶的行李堆中,茫然的看着张凤仪,也是他的婆娘,将两只袖子往上一挽,一个用力,轻轻松松的就将整个板车给擎了起来。
 
    “爹娘,走了!”
 
    “哎!”顾家的老两口,有些小心的摸了摸顾铮搞来的这匹油光水滑,膘肥体壮的马匹,仿佛对于张凤仪的神力见怪不怪一般的,将缰绳牵起来,就率先先行了一步。
 
    待老两口在一家人的前面开路之后,张凤仪则是一个气沉丹田,闷吼了一声:“起!”,那个双轮的大板车,就被她稳稳的推动了起来。
 
    我来个大草!
 
    看到此种情况,顾铮他已经分不清楚,刚来这个世界时,挡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是想要替他争取时间舍命的抵抗呢,还是打算实行一个以一己之力将奔马掀翻的壮举了。
 
    不管了,趁着现在,他赶紧把记忆给接受了才是正理。
 
    顾铮将狗娃往怀中又揉了揉,让又累又惊孩子能有一个更加舒服的睡姿之后,他也随之闭着眼睛,接受起了属于这具身体的,委托者的记忆了。
 
    片段滚滚,片刻过去,他身后的张凤仪只不过将车刚刚推过了嘈杂的城外聚集地,吸溜了一下鼻涕的顾铮,就把眼睛给睁了开来。
 
    这次他的任务,简直就是来卖苦力的。
 
    而委托者的身份,也是一如既往的普通。
 
    普通的如同路边的一块石头,一根野草,引不起任何人的关注。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