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口哨声中已经跑到了粗壮女人面前的马匹,在_678彩票_678彩票网_678彩票网下载 

678彩票_678彩票网_678彩票网下载

在口哨声中已经跑到了粗壮女人面前的马匹,在

我去!苏思铮教授的家庭背景竟然是这样的吗?真看不出来啊!他的祖上可是苏末儿啊!!那个率领万千国人抵抗在战争的最前线,直到政府都灭亡了仍没忘记替百姓张目,抵抗洋人的苏末儿啊!”
 
    “当时,他的社会地位可是高于黄汉森这个武学宗师的革命家了啊!”
 
    “没想到他竟然是顾铮收养的孩子。可是你们不觉得画风不太对吗?苏末儿同样也是至宝林学武出身吧,虽然没达到黄汉森的高度,可是也是武力值颇高的一位吧。”
 
    “可是你们再看看苏教授的小身子骨?”
 
    同学们的目光以及在台下的议论,已经被苏思铮听了个七七八八,他不怒反喜,略带自豪的又说了一句:“虽然苏家人与顾铮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具我们家中曾看到过顾铮本人的曾祖父说过,我是所有的收养家庭的后代中,最为神似顾铮先生的,一个孩子。”
 
    “所以我从小就没有武学天赋,但是在文学造诣之上,却是同辈中最高的。”
 
    “当然了这些内容都与本堂内容无关,我还是来说一下苏家后人为什么不可能贪墨的原因吧。”
 
    “那是因为顾先生曾经收养过的孩子太多了,而他在佛城创办了第一家慈善堂之后,就开始逐渐的在城市的周边都推进了这一善举。”
 
    “到了他去世的时候,就算是因为战乱等各方面的影响,在当时,慈善堂的数量也达到了28所,更是涵盖了整个广省的范围。”
 
    “而慈善堂的基础堂规的最后一条注明,则是他的遗嘱。所以,大家明白了吗?”
 
    “苏家人是在千千万顾铮与其有恩的人们的监督之下,来完成他生前的遗嘱的。所以就算是顾先生的财富传承了多年,但是,但凡国家还处于动荡的时期,我们苏家人也没有去动顾先生的藏品一下。”
 
    原来是这样啊,这么一想,顾先生还真是替他的那些书籍做好了打算。
 
    待到苏思铮将与顾铮有关的趣闻以及他曾经收养过的某些名人后代,一一的说出来的时候,这一堂接近两个小时的演讲,也快要结束了。
 
    苏思铮在台上心满意足的长出了一口气,将准备的厚厚的讲义一合,朝着台下的人干脆的说了一句:“我最后再来讲一个有趣的传闻,当然了具我的前辈们所讲所述,以及史料上的片段来看,这极有可能还是个真实的事件。”
 
    “当然了,这个传闻还是关于这个极富传奇性的名为顾铮的人物的,那就是,现在现存于国家的南方,发源于佛城内部的大部分的武学流派的书籍,功夫,套路,文字性的记载。”
 
    “据传,都是由顾铮先生执笔记录,修订,并通过当时的武术家的口述给转化为现在我们能够看到的书籍性的东西的。”
 
    “特别说明了这一点,我是要指出,顾铮先生也曾维护了中国另一种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的传承。并为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的。”
 
    “希望大家能够通过我的表述,了解一个不一样的顾先生,了解一个不一样的古国历史。”
 
    “好了,我的话到此就全部讲完了,此次的演讲结束!下课!”
 
    说完这些,苏思铮教授就在万千崇拜的目光之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的大礼堂。
 
    看到这里的顾铮,以为这个世界的回放到这里就算是完了呢,他却突然发现,在书页的镜头中,回放中的场景突然变得暗黄斑驳了起来。
 
    就好像是一个人在看多年以前的老电影一般,带上了极其浓厚的历史之感。
 
    只见镜头中只出现了一只干瘦苍老的带着点点老人斑的手,带着几分怀念,又似有无限的崇拜一般的,执着毛笔在纸张上挥毫泼墨。
 
    不一会的功夫,一个栩栩如生的中年男子就跃然纸上,他穿着破棉袄子,喝着佛城的老酒,脸上带着混不吝的笑容,手中捻着一颗茴香豆,朝着他腿底下伸手乞讨的乞儿递过去。
 
    在作画人收了画作的最后一笔的时候,还仿佛想要确认什么一般,朝着书桌旁的大柜子里镶嵌的铜镜中看了过去。
 
    镜子中映出了一个变得苍老的男人,但是不难看出,纸张上画的人,正是以他作为原型的。
 
 154 走你,第五世界!
 
    但是镜中的人却在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之后叹了一口气:“不像,不像啊!”然后有些遗憾的将手中的毛笔放下,犹豫了半晌之后,才将一枚刻着笑忘书的印章,盖在了这幅画作的一角。
 
    然后就用他虽然老迈却依然灵活的双手,将这一幅画卷收了起来,置于书架的最高处。
 
    随着这间画室的主人在窗口的八仙椅上坐定,懒懒的晒着从窗外漏过来的阳光,像一个普通的老人一般开始打起盹来时,这个房间又陷入到了莫名的安静当中。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幽幽的叹息才似有若无的在这里响起:“多谢!”
 
    而随着这一声的道谢,属于第四个世界的书页,也终是缓缓的暗了下来。
 
    看到了圆满结局的顾铮,嘴角止不住的就带了笑,这个笑忘书的系统就是这一点好处,从他办事到完事用不了一分钟的功夫,虽然现如今看回放需要点时间,那也不过是十分八分的事。
 
    这不,也压根就不影响他顾铮继续办他的正事。
 
    顾铮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他现如今所有的相关资料,都在书房中复印一份,而剩下的就是抱着资料开始跑腿的活计了。
 
    先让自己饱餐一顿,再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的顾铮,扛着两份颇为齐全的备份,就从自己的小院中跑了出来。
 
    他所去的第一个目的地,自然就是距离红门村不远处的区城市管理局下设的城管大队办公室了。
 
    负责对外接待和人事招聘的小姑娘,早已经得到了队里的通知,从今天起大队中将会陆陆续续的补充一部分新加入的临时工作人员。
 
    一部分是配合和协助城管大队的治安维持,另一部分则是作为热闹地段的协管员来分派工作的。
 
    而顾铮就属于后者,因为红门村内即将设立的民俗街的计划,让大队中就将那里从新划派了工作任务,而顾铮就属于付生那个小分队的新加入成员。
 
    他在大队里将表格填完,资料上交,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那个小文员也是个和善人,她将顾铮的资料整理完毕之后,就给对方仔细的解释了几句:“行了,你叫顾铮是,今天就没有什么事情了,等我将资料录入后台系统,然后再由大队的人事科记档,后勤部统一下发制服之后,你就可以正式上岗了。”
 
    “到时候工作须知,会以书面的形式下达,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下午三点钟再过来一趟。到时候就可以办完入职手续,工作证什么的也一并下发了。”
 
    “如果细节上还有一些不明白的,可以问问你的直属上司,也就是你将来会被分派到的小队的小队长。还有别的什么问题吗?”
 
    没有,挺清楚的。
 
    作为一个挺省事的人,顾铮在表示了十二分的感谢之后,就从城管大队中走了出来。
 
    他下一个的目标,则是直奔着他大学的自学考试而去。
 
    这是顾铮深思熟虑了许久才做出来的决定,如果没有第一个世界的学习的底蕴,他在接到了付生领导的橄榄枝之后,就会一边踏踏实实的做他的生意人,一边认认真真的搞他的协管工作,以期望在有生之年能够转正。
 
    但是现在的顾铮,则有了更高的目标和理想,有如此丰富的人生阅历,有这么便利的现实条件,自己为什么不去追求更高层次的生活呢?
 
    当然了,更高的层次不只是物质上的,它也包含了精神上的。
 
    而一个大学文凭的学历,也成为了顾铮在现实中的最新的目标,因为他想知道,自己现如今的潜力到底是如何,而他也想过一把从名校里拿到毕业证书的瘾。
 
    当然了,他现在也算是个大龄青年了,现实也不允许他挂靠在家旁边的高中,与一群比他小了四五岁的孩子一起参加高考,脱产四年半的再去读一遍大学,所以名校所开办夜校网校,就成了他的首选。
 
    哦,对了,在这之前,顾铮先拐进了距离城管大队几步之遥的工商税务的办事处窗口去了,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把自家的中介执照先办下来。
 
    待到忙完了琐事的顾铮,再一次的回到了他的小院之中后,他只觉得,现实生活中的一天,竟然比他在其他的世界中的一个月,还要疲累。
 
    毕竟那是别人的人生,自己只需要在其中度过一段的岁月,而这里!!!则是自己的人生,没有另外一个咸鱼的系统,能找到拯救自己的人。
 
    想到这里的顾铮,再一次的将头转向了书桌上的笑忘书。
 
    而那本金灿灿的笑忘书则是哭嚎到:“顾大爷,你好歹让我歇会啊,比如说你先吃吃饭,上上网申请一下你的大学资格。”
 
    “你想啊!你最起码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网络大学生的身份去做任务啊,有没有感觉自己的逼格立刻提升了一个档次?”
 
    “还有,吃饱了好干活,这老辈子说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你在酒足饭饱,夜深人静之后,再来体味一下不同的人生,岂不是快哉?”
 
    嗯,言之有理,顾铮很是赞同的就点了点头,把手指头上的血珠往第五页的书页上一抹,大吼了一声:“走你!”
 
    喂!感情刚才笑忘书的那些话都算是白说了吗?
 
    被顾铮的无视给弄的目瞪口呆的笑忘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属于自己的系统小球被已经变成了灵魂体的顾铮的白小球粗暴的这么一拽,就被拉进了属于第五张书页的时空漩涡之中。
 
    一睁眼就是沧海,一闭眼就是桑田。
 
    等到顾铮再一次张开眼睛,他立马就确认了,自己这是到了新的世界了。
 
    因为环绕在他身边的是随处可见的兵荒马乱,凄厉的尖叫声,怒吼声,呼救声就像是魔音灌耳一般的不停的在往他的耳朵中灌。
 
    入眼之处是火光四起,四周慌乱逃窜的人群,如同没头苍蝇一般的,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方向。
 
    而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顾铮感到心神具裂的是,在他这具身体的面前,正站着一个颇为粗壮的女人,从顾铮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这个女人的后脑勺,以及她头上包着发髻的青头巾。!...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155 顾老实威武!
 
    但是这并不影响朝前观望的顾铮的视线,因为这个女人面朝的方向,正好迎着一匹正在朝着他们快速奔驰而来的马匹。乐文 小说
 
    看样子,是这个女子想要为这具身体的原主,争取更多的时间,让他能够逃离现如今的这个,他即将要被踩踏成肉泥的困局,而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成了一道人墙,阻隔在了他与马匹的之间。
 
    还没等顾铮有任何的反应呢,那个身量高挑的女人就带着最后的释然转过头来,朝着他喊了一声:“孩子他爹!带着娃,快跑!”
 
    “咱爹咱娘就在前面的城门口等着你们呢,只要能跑到那边,你就暂时安全了!你还愣着干嘛啊?跑啊!!”
 
    此时的顾铮,看着面前的这个面容普通,甚至可以说是有点粗糙的女子的脸,只觉的胸中一股豪气油然而生,他并没有让这个义无反顾的女人为他的成功脱险而献身,反倒是微笑着将自己的身子给站直喽。
 
    只见顾铮胸有成竹的将自己的右手一擎,嗯?等等,怎么还沉甸甸的?虽然对此表示了疑惑,但是他却没有停顿自己的动作,反倒是将右手的手指贴紧到了自己的唇边,奋力的吹响了一个尖锐的呼哨!
 
    嘘
 
    这一声特殊的哨音,穿透了空气的阻隔,传向了远方。
 
    在口哨声中已经跑到了粗壮女人面前的马匹,在骑在马背上的人的故意操纵之下,并没任何的停顿,反倒是在马上要与女人碰撞在一起的前一刻,高高的抬起了它的前蹄,打算在下一秒钟,马蹄下落的时候,就可以将这个不自量力的挡在他身前的这个女人,顷刻间就踏成一个肉饼。
 
    此时的青衣女子也顾不得她身后的顾铮了,反倒是转过头来,用惊怒的表情看着她面临死亡前的,最后一刻的镜头。
 
    那如同簸箕一般大的马蹄,以及以极高的难度骑在马背上,操纵着马匹的那个青鞑子的恶意满满的笑脸,在她的眼前越来越清楚,也越来越贴近!
 
    我张凤仪,命将休矣!
 
    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的张凤仪,并没有等来想象中的死亡,反倒是在听到了咴咴咴咴嘶的一声长鸣声后,就听到了嘭的一声闷响。
 
    立刻就睁开眼睛的张凤仪,就看到了令她吃惊不已的场景,那个本应该踏在她头上的马蹄,却朝后仰了过去,如同乌龟一般的四脚朝天,将本应该骑在马上的鞑子,给压在了马背之下。
 
    而她身后的相公,则是更加的让她吃惊,只见这个平日里唯唯诺诺没甚脾气的烂好人,竟然一反他胆小入鼠的常态,就在此时,从她的背后朝着马匹倒下的方向大无畏的蹿了过去。
 
    “你干啥啊,孩子他爹!你赶紧把顾狗娃给我抱回来!”
 
    啊?早已经蹿到了张凤仪前面两步的顾铮,这才下意识的往他那还圈着的右臂上一看……一个穿着开档棉裤,流着两条眼泪外加大鼻涕的男娃子,正挂在他的臂弯之上,用既好奇又崇拜的亮晶晶的小黑豆眼,一眼都不眨的看着他呢。
 
    “爹爹好棒!”
 
    就这一句,瞬间萌翻了顾铮的心。
 
    压根就不承认自己是小动物控的顾铮,此时的手心里却是一空,这个名为顾狗娃的小娃子,就已经被张凤仪给抱进了怀里。
 
    “我说你这个人,都啥时候了,看自家孩子还能看楞了?”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